数字切片:中国首个市域城市“操作系统”落地

 

《科创板日报》上海,记者周源讯,现实世界的一切都在大规模迅速数字化。

对于中国数量庞大的城市群体来说,一个立足于聚合城市管理职能部门管理行为数据的操作系统,正变得越来越有现实应用需求和价值。

《科创板日报》记者获悉,江苏南通,作为全国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首批试点城市,已经建设完成了中国首个市域治理现代化指挥中心并投入使用。

为指挥中心提供技术支撑的是京东数科。基于京东数科“以AI驱动产业数字化的科技公司”的定位,南通这套系统,从技术原理、设计方向和终极目标而言,并没有脱离京东数科的商业核心。

心脏:城市操作系统的核心模块

城市操作系统是什么?

就像Windows操作系统是各种PC应用的基础一样,城市操作系统是城市各个管理领域实际执行的基础。

若对其应用场景做个通俗描绘,即能做到城市交通流量峰值精准预测、危化品全流程智能监管、“领导驾驶舱”实时查看城市运行全貌等,以此作为城市精细化管理的基石。

《科创板日报》记者获悉,中国首个市域治理现代化指挥中心下称指挥中心已在南通建成。指挥中心打破部门数据孤岛,汇聚了南通市64个部门、10个县市区数十亿量级的数据。

作为指挥中心全市域数字架构设计和技术主导商,京东数科智能城市业务的核心战略之一,即构建城市操作系统体系。

“智能城市系统是整个城市管理的基石。”京东数字科技集团副总裁郑宇对《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要成功构筑这块基石,核心基础是解决数据全域流通和共享问题。”

智能城市操作系统汇聚了各个维度的数据:政府数据、IOCIntelligent Operations Center:可监视并管理城市服务数据和时空数据同时具有时间和空间维度的数据,加上如投诉、交通、客流、航运、能源、水文等动态监控数据,概括而言即政务数据、受理数据、前端感知数据和互联网数据。

这些数据散落于城市各个职能部门,相互之间缺乏联动,各自割裂。但打通这些数据,在现实推进过程中,存在各种障碍。

记者了解到,南通市在推动数据共享方面花了大力气:南通市市域治理现代化指挥中心主任、大数据管理局局长李俊说,“在各部门之间搭建数据应用系统的过程中,徐惠民书记南通市委书记多次作出指示并亲自协调,解决了数据共享的很多难题。”

完成数据联动后,京东数科为南通市政府设计的这套城市管理操作系统,其结构和功能最终也将为产业供应链服务。

就结构而言,被郑宇称为“基于城市操作系统的一核两翼”:指挥中心立足于智能城市操作系统数字基石,技术定位是“数字政府”,真正要服务的目标是左右两翼的数字经济。其中,左翼是“AI加持产业发展”,右翼是“生活方式服务业”。

郑宇对《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市域治理具备的高效决策功能,最终落地的目标是成为产业发展平台,服务于产业规划、决策和协同等。通过第三方公司共建构成产业发展生态体系智能城市系统,产业数据会回流到市域治理中心,增强支持经济发展质量的系列研判能力。”

值得注意的是,指挥中心并不等于是城市操作系统的全部,而是城市操作系统的核心模块,就像人体的心脏,PC的CPU。

共享:城市管理高效协同基础

南通市域治理现代化指挥中心于2020年6月19日挂牌,行政类别为处级事业建制。

在完成数据贯通工作后,指挥中心即具中台功能。

南通市政府副秘书长、市市域治理现代化指挥中心党委书记李学义说,“指挥中心的中台分为数据和业务两个方向,指导方针是以‘数据为体、业务为用’。数据中台能实现市域全量数据汇聚、治理、共享;业务中台主要结合各部门业务场景,构建人工智能+大数据体系。”

京东数科智能城市部总监郭沐对《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在数据中台的基础上,围绕市域治理核心功能,抽象公共组件,衍生了业务中台。具体来看,汇聚共享是基础、集约服务是解决具体市域治理难题、‘监测预警–联动指挥–行政问效’形成闭环,促进市域治理体系持续高效运转;智能搜索、分析研判,为市领导提供辅助决策能力。最终这些能力,可以在大屏、PC端、手机端、Pad端等多个终端上,进行灵活的展现。”

双中台体系既能整合赋能已有系统,又能快速构建创新应用,最终实现“数据融合、流程再造、联动有序、效能提升”的目标。

在指挥中心,城市管理的敏锐度和效率得以提高,如通过智能搜索、监测预警、分析研判和集约服务等功能,南通市府的决策得以紧贴职能管理末端实情变化动态。

同时,由于职能部门实现数据共享,一些具体终端执行部门能达成传统治理时期多部门联动的效果,但成本极低,成效却很高。

“举个例子,比如城管,这个部门是城市管理的末端,直接面对市民。在多部门数据没有实现共享前,城管在处置一些涉及食品、消防、道路等安全事件时,由于没有相应的监管权限,工作时束手束脚。”市城管部门工作人员对《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现在部门数据实现共享,其他相关管理部门就能立即获悉城管面对的问题情况,能及时作出联动,等于无形中扩大了城管部门的管理权限而在程序上,没有违规。”

这位人士对《科创板日报》记者说,“最关键的是,此举还消除了市民和城管的对立。因为他们的问题,职能机关通过部门数据共享,反应速度很快,解决问题的效率也很高。”

事实上,上述人士所举的例子,是南通市“市县乡三级联动体系”中的成功应用。李学义说,三级指挥体系能实现全市域事件的一门受理、一体派单、联合处置、实时追溯和闭环问效。

从国家对数字技术在经济体中的定位来看,京东数科搭建的这套系统是建立在“数字基石”智能城市操作系统的基础上,围绕数字政府和数字经济开展的,更为广域的目标是要为产业和民生服务。

这也正是数字技术要为实体经济服务的使命,也是产业互联网的核心。